短片及製作特輯|無錢買餸洗咩驚

在2015年8月,食環署發出單方面通知,指深水埗欽州街小販市場(俗稱棚仔)會被清拆。小販對食環署的決定表示不滿,並進行了一連串抗議行動。

自2015年年底起,社區互助發展行動和影行者的成員帶同錄影機,關注棚仔的動向,與小販建立關係,並作參與式記錄和創作。

除了行動和抗爭外,鏡頭裏更記下了小販的日常。在相處中發現他們是小販之餘,同時是仔女的母親父親,孫仔女的婆婆公公,深水埗的街坊,鄰檔的幫手……

今次,就讓我們看看李太,作為棚仔小販,同時是深水埗街坊的日常!

廣告

棚仔系列短片|有一早晨–李太李生的一朝

棚仔系列前言

在2015年8月,食環署發出單方面通知,指深水埗欽州街小販市場(俗稱棚仔)會被清拆。小販對食環署的決定表示不滿,並進行了一連串抗議行動。自2015年年底起,社區互助發展行動和影行者的成員帶同錄影機,關注棚仔的動向,與小販建立關係,並作參與式記錄和創作。

除了行動和抗爭外,鏡頭裏更記下了小販的日常。在相處中發現他們是小販之餘,同時是仔女的母親父親,孫仔女的婆婆公公,深水埗的街坊,鄰檔的幫手……

希望透過這系列的短片,與你分享我們看到的,棚仔小販的不同面貌。


 

九時許,是棚仔小販開檔的時間。

李太話,平時好像很閒,但一有貨回來,就有很多功夫要做。
從工廠和洋行收一些淨餘的布匹,每匹布都必定會經過小販的手,檢查有沒有次貨、把有損壞或弄髒了的布剪去、量碼數、摺或捲好、換膠袋…才會賣給客人。全部都花很多功年和時間的。

讓我們從李太李生的一朝,初瞥棚仔小販的日常。

記2016年10月13日 朝早

 

棚仔系列短片|發言背後

在2016年12月13日,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終於就著棚仔的遷置事宜作討論。 而,棚仔小販都有機會在會議中代表自己發言。 想知小販講咗咩? 佢哋準備發言的過程係點? 無發言的布販又點參與? 睇下你就知!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最後,雖然會議通過了「撤回清拆棚仔期限」、「重新審理17 位被拒絕承認身份的布販」等動議 (https://goo.gl/aQ4ODq ,第13-15頁),可是事務委員會的議案只作為給食環署的建議,並無任何約束力… 另外,會議當天,食物及衛生局副局長陳肇始,應會議主席邀約,答應親身前來棚仔。後來,陳肇始答應會於2017年2月14日前來棚仔,但後來小販被告之她當天不能出現。 自那天之後,陳肇始一直未能答覆親身來棚仔的時間表。

棚仔系列短片|棚仔.二三事

今年8月,食環署去信欽州街小販市場 (俗稱「棚仔」)牌主,指「棚仔」將於年底被關閉。 食環署一直只願意跟牌主對話,可是絕大部分棚仔的小販都不是牌主,到現在12月中都未知道棚仔的去向。

在12月18日,棚仔小販有一個行動,向食環署表達訴求,要求盡快安排集體對話、集體處理、原區安置。

聽文姐同東叔講至知,原來「棚仔」之前已經被多次不民主規劃…
到底「棚仔」點黎?它對小販來說有多重要?
「棚」和他們的日常工作有何關係?
他們和顧客建立了一個怎樣的關係?
聽下文姐和東叔點講~

共同創作:岑太、小歌、朗宜

託兒有幾難

一般要上班賺錢養家的家長,都有託兒的煩惱。又唔想犯法,又負擔唔起昂貴的私家託兒服­務……政府是否可以俾多啲支援呢?

有同樣託兒需要的街坊何生,落手落腳製作短片,同大家講下託兒困難和想像可行出路。

共同製作:何生、小明、小吉
協力:影行者


製作過程:
Untitled-2

於社區放映分享、交流: photo_2015-10-30_18-20-46

工傷權益-抉擇知多少? how much do you know about work injury compensation?

(with english subtitle on youtube)

萬一不幸遇上工傷,雖然勞工法例有保障工傷工友的權益,
不過真係有好多陷阱,你一定要知。
作為工友,到底要如何做抉擇?
做錯抉擇可能有什麼後果?
老闆話冇得追工傷,是否就是冇得追?

這次社區互助發展行動的城哥,和實習同學共同構思製作這條短片,
大家無論自己或親友,都一定有人打工,
咁就一定要睇下這條影片啦!

共同製作:城哥、文如、善怡、阿榆
協力:杰、Ann、影行者